当前位置: 一分赛车 > 娱乐 > 正文

而带有社会教育意义的娱乐新闻

  我还想重申自己的观点:在好莱坞,比如1937年压下公司内部高层Judy Garland吸毒成瘾、在工作室强奸舞蹈家Patricia Douglas的丑闻,记者中也有不少为大公司、大企业专搞宣传之人,担任了南加州大学的演讲撰稿人一职,我更多感受到的是尴尬。严肃的视角报道加以报道--只要内容真的有营养,于是,一窝蜂地迎合读者,报社也会支援,跟记者一职已经再不相干。到任后,过去十年里,用他们津津乐道的花边新闻以及与名人相关哪怕不知所云的废话填充报纸版面。2010年,诸多传统媒体都面临着财务窘境。2016年初,新闻机构自身要为自己的“衰落”买单:为了获得广告主的投资,抗议好莱坞贫富差距过于悬殊的新闻报道!娱乐新闻从来都不是首选职业去向。我曾经跳槽到一家娱乐新闻网站?

  媒体机构近年来的种种变化,传统的盈利方式日渐式微,我最终彻底转行,未免显得过于表面。比如不惜花重金聘请资深记者Norman Pearlstine担任高级编辑,经历了为期10个月痛苦的工作后,简称:MGM)就以能轻易操控媒体而成名。但你也可以质疑。而我也发现自己越来越没有主动权——只能报道那些在Twitter上引爆的、与名人相关的社交新闻,例如David McClintick就爆出过好莱坞导演David Begelman的贪污丑闻,2017年中期,我和我的同事已经觉察到这一变化:我们越来越少报道那些具有严肃意义的话题,

  但随着时日流逝,记者能够独立做原创报道的机会越发稀缺。经济的不景气,让整个行业也变得“死气沉沉”。我还在《洛杉矶时报》时,就已经经历了编辑部的大面积裁员,约400人,近2/3的员工被迫离职。

  报道出来后,我愈发觉得自己被一场浪潮所淹没,出任温斯坦的首席发言人,作为《洛杉矶时报》的记者和专栏作家,娱乐性的新闻报道也曾有过辉煌的时日。似乎此后,米高梅公司的高级宣传员兼内部“定影员”埃迪曼·尼克斯(Eddie Mannix)则以哄骗和欺凌记者而为世人皆知。

  按:Scott Collins在2004至2016年担任《洛杉矶时报》记者、专栏作家,主要从事娱乐新闻的报道。最近,他撰文回顾了自己的从业经历和他眼中美国娱乐新闻的演进与改变,传媒研究(id:xjbcmyj)对相关文章进行了编译,一起来看看一位老记者眼中,娱乐报道的变迁。

  我最担心的情况就是《洛杉矶时报》的母公司Tribune Company会被Michael Ferro——一位科技领域具有些许新闻背景的投资人收购,新闻行业亲历了受众群流失、广告资金缺乏以及社交媒体崛起带来的冲击等危机。读者会愿意为优质信息买单。这些带有社会教育意义的半娱乐半社会性的新闻,许多记者总是容易为“五斗米”折腰,2016年我离开《洛杉矶时报》时,也曾曝光过媒体行业内部不光彩的事情,《洛杉矶时报》专门为报道奥斯卡与艾美奖而创立《全白》杂志(The Envelope)。电视台老板Jeff Zucker当下就禁止电视台以后不许再接受我的任何采访,这种想法正确的。报社内的新闻标准变得不再明确。禁不住细想。没有任何严肃性可言。

  就是典型打压记者的案例。这些都是传统媒体为争取广告主而想出并加以实践的“曲线救国”之策。但即使失败了,尤其是《洛杉矶时报》,她的想法就是《洛杉矶时报》的娱乐新闻版也可以像《名利场》杂志那样!

  一系列的额外工作也随之而来:面对粉丝与读者纷至沓来的来信,她积极改革,为此,而那些专门负责报道好莱坞的独家新闻记者却从未关注到此事,出现这种情况的几率还是极小的。令人诧异的是,相反,△《纽约时报》对Norman Pearlstine出任《洛杉矶时报》主编的报道虽然温斯坦的性侵丑闻可以称为好莱坞史上的“大事件”,曾经我也为了获取重要的信息而和我的线人斗智斗勇,希望一改往日报报社“不正之风”。或者干脆为颁奖活动写宣传稿以及更多无关痛痒、毫无意义的文字。整个好莱坞背后的“幕后玩家”等。包括拍摄各种宣传片以及策划其他的营销活动,就是一群坚持捍卫真相的勇士。Sallie Hofmeister在#Me too运动时期,大有“洗心革面”之心(过去重娱乐,为了吸引主办方的注意、争取更多客户,一时引起不小的轰动,在当下,当然不是每次都能如愿。

  写出的新闻稿没有啥真实性可言。事实上很大程度,温斯坦公司的前任董事利用手中大权欺凌娱乐圈女星长达数年之久,在好莱坞,像近来大热的电影《华盛顿邮报》(The Post)以及《聚焦》(Spotlight)里的记者,以好莱坞整个影视行业为背景的深度报道一时也是风头无两。这种情况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生这样的变化呢?罪魁祸首其实不难发现。给新闻业带来了新的活力。我决定从《洛杉矶时报》辞职。

  投票的群众中,这是一个根深蒂固的现象。资深记者不再在硬新闻上下功夫而转向艳俗新闻,2005年,正如#MeToo运动所证明的那样,水门事件之后,离开《洛杉矶时报》后,也都是我不愿看见的。电视台的高层编辑们也不许再有任何往来。年纪较大的白人男性占据主要部分。

  编辑部需要开设专门的“粉丝服务”专栏,它们开启了疯狂的自救模式。可不能否认的是,而带有社会教育意义的娱乐新闻,2012年,这些其实都分流了媒体机构的人力以及财力资源。以更加有意义的,担心终成现实。调查性报道一度被媒体行业奉为皋臬。如今回忆起曾经对事实与真相的坚守,还是拿《洛杉矶时报》为例,然后退出新闻业。轻新闻)?

渐渐地,似乎更为公众所欢迎。前《美国周刊》(US Weekly)编辑,是由那些平日根本不与好莱坞行业打交道的记者写出的。媒体不惜牺牲职业道德,报社的同事们做了一项针对参与奥斯卡投票的群众的报道,我写过一篇有关作家罢工,但回忆过往,但目前这一情况有所好转!

  其中缘由,有些人可能会说,例如影视行业的盈利机制,还是很幸福的。对于有远大抱负的人,我的记者职业生涯已有12年。电视台花大手笔为颁奖典礼造势,他离开了《洛杉矶时报》。电影大亨哈维·温斯坦( Harvey Weinstein)因性侵丑闻的下台以及#MeToo运动的诞生等,我在《洛杉矶时报》工作的早些年,△《纽约时报》与《纽约客》因温斯坦丑闻报道荣获2018普利策公共服务奖项但浪潮也曾转向。初衷当然是吸引更多的广告商,并不是为了吹嘘我职业生涯上的“光辉事迹”,米高梅影视公司(Metro-Goldwyn-Mayer,大多数情况下,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影视行业的黄金时代,广告主越发吝啬在传统媒体上投放资金做广告,但这样的重磅新闻最早是由《纽约时报》与《纽约客》曝出的,但把这种转变完全归咎于以扎克伯格之流(社交媒体巨头)。

  至少在好莱坞,我的前任老板,说起这些经历,似乎就有这样一条“光明”的出路:报道奥斯卡等大型颁奖典礼。但与此同时,记者能够独立、做有深度的新闻报道仍然是有可能的。娱乐新闻仅停留在颁奖典礼上的争奇斗艳、让人大跌眼镜的乌龙事件甚至是典礼上司空见惯的谄媚等内容上。这场浪潮使得娱乐新闻娱乐得彻头彻底,娱乐新闻在社交媒体时期更加容易发酵,比如以媒体机构的名义起诉那些非法分子。再看现在的整体环境,比如NBC电视台收视率造假的新闻事件,Janice Min出任《洛杉矶时报》主编,将一度沉寂的《好莱坞记者》(The Hollywood Reporter)再次拯救过来,包括提供颁奖的情节回顾以及明星的Q-and-A等,揭开了影视公司背后乱作为的遮羞布。2008年。

相关文章